一个存文小号,不常出现,话唠而龟毛的全我流,丢下就跑。

稍微更新一下状况!

印完了!而且印的多过头了一点……我没思考会多这么多……

总之预计day1会在一天,有交换或者领取可以直接找我!是卖安利(?)用所以没有特别的领取限制,我觉得会发不完所以代领也是完全ok,基本就是这样

画图太痛苦了,摸个可爱的女孩子休息一下吧

然后……。


我如果窗了什么东西完全不是因为我不肝而是因为摸鱼太多……

日西【你走开

之前一拍大腿做的立牌,第一次做,自己还蛮喜欢,虽然很多问题……

比如画的时候分文件没有定模板随心所欲来导致凛凛比库大了一号

算了当不知道吧……

有做多两对,,,,,那个,,,,所以,,,,

有没有太太想要或者交换产出之类……?【 试图坑蒙拐骗


【CRRN】Dance in the Dark(下篇)

#我流,填坑,OOC


黎恩不太待见海姆达尔这件事,虽然没有明确说出口过,克洛多少还是能理解,毕竟新旧七组都没在这个地方留下什么好的回忆,只要待在这里,就总教人放松不下来。深夜的帝都车站极少见地排满了大批乘客,曾经因为灾难逃离的人们、前来参加狂欢的人们,纷纷涌向这片土地,走到哪都是热闹的人群。开往帝都的列车节节爆满,然而离开的列车却十分空旷,不过这正符合悄悄外逃时的需要,没有造成任何骚乱,曾经的两位启动者就这样悄悄溜上了远离帝都的列车。

两个人就这样丢下同属于托尔兹的那一群伙伴们连夜出逃,难怪之前艾玛一副忧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之后会被怎么念叨。船到桥头自然直,克洛·...

虽然其实也没什么不过还是注意一下大概不会翻吧大概……

就、那个、嗯。看到这个设计案的时候,感觉,感觉,就,那个,挺适合这种的……


我不管啦,你们什么也没看到!!!!!!!【逃跑

发现把凛凛的疤忘了……迫真慌到变形……


一点闪LOG,微博发过大多数,老想删东西姑且备个份

【CRRN】Dance in the Dark(上篇)

* 我流,我流,我流

* OOC,OOC,OOC,特别OOC


黎恩将落在地上的汤匙捡起来,穿着深红长裙的女性一再向他鞠躬道歉,模模糊糊中他听见女性说了好些听不清具体内容的话。黎恩打消将汤匙还给她的念头,随手把弄脏了的餐具交给一边的侍者,冲那位女性点头示意了一下,对方提着裙子回了礼,这场小意外便结束了,接着那位女性快速回归到人群之中。

黎恩酒有点喝得太多,虽然不至于完全醉死过去,但是头昏沉得厉害。帝国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型庆功宴,在尤肯特陛下的应许下,巴尔弗雷姆皇宫挤满了人,各式各样的,平民和贵族,诗人和士兵,乞丐与富商,所有人在刚刚经过巨大的灾难席卷之后,还没有来得及从...

唠叨。

没啥就是把前年的日志翻出来看了一遍突然就想写论文。


大概在我流里的学长是非常喜欢凛的,这是我打完闪2时的第一直觉,现在也没什么变化,我流里闪2时期的凛应该也很喜欢学长,可他是个傻子他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学长这件事

学长(我流)大概是,在七组里,永远离凛最远的那一个,他就注定不会 主动去接近凛凛。一旦凛身边有其他人,就不会出现任何有关他的主动选项。 但是他同时也是保证凛不会孤独一人的最后的选项,凛凛的性格本身 就是容易陷入danger状态,这点到现在似乎只有尤西斯、妹和库意识到,无论旧校舍、拿校服还是艾辛格特山脉时,在七组无法第一时间支援凛凛的时候,学...

齐格弗里德先生不知道

 ※ Attention

 ※ 我流,我流,我流

 ※ OOC,OOC,OOC

 ※ 被工作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放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不想面对

 ※ 从头到尾都是闪3剧透(?)


“你听好,由于我的时间很宝贵,关于骑神的具体情况以及黄昏计划的细则我只说明一遍。”

银发的男人站在睁开双眼的他面前,用近乎是带着嘲讽的怜悯口气,连珠炮一般甩出了一串意义只有当事人才明白的朦胧词句。此间男人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皱着眉头低头只注视着自己掌心的那块怀表,丝毫没有分给他半分同情的打算。...

Sein zum Tode 【完结】 [CRRN]

-

-

-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牺牲了‘你’这件事,我从来不曾后悔过。”

“克洛?”

“就算重新再来一次,就算重新再来无数次,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白发青年冷静地陈述着,“那时候,‘你’的死确实是意外。是我的失误,那之后无数次懊悔的是我自己的傲慢与不成熟,导致计划全部都偏离了初衷。你明白了吗,黎恩,我对‘你’的死没有任何愧疚。”

黎恩显然对于发生了什么、克洛为什么突然发难有些茫然,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他,几乎是有些无措了。

“自私或者可恶,随你怎么想,我就是那样的人。”也许是觉得这样对于那个带着被遗弃的小动物般的眼神的青年过于残酷,克洛·安布斯特还是不由自主放缓了...

1 / 3

© 虚像幸福论 | Powered by LOFTER